人生,就是要不停的开坑
然后,再找个时间慢慢填坑… …

高三党,出没不定。
想到什么CP就产什么的随意人类。
长年沉溺在冷坑,越冷的cp就产的越有动力。

不食忘羡、曦澄,其他看心情。

沉迷拉郎、性转无法自拔。
最擅长挖坑给自己跳。

真的不是大大跟太太 (´Д⊂ヽ
嫌雩字太麻烦并且不介意的话可以叫我严严、阿严、严儿(?)… …反正就严字随你发挥(ㆁωㆁ*)

【魔道】【渣反】那些年金夫人的日常怀疑人生

❈ 以金夫人为第一人称视角看魔道与渣反里长辈们的恋爱(?)故事

❈ 取了个很轻小说名字的现世paro

❈ 主要且明显的CP为:江枫眠x虞紫鸢、魏长泽x藏色散人、青蘅君x蓝夫人、温若寒x蓝启仁、天琅君x苏夕颜

❈ 没有很甜,毫无逻辑,欢脱且肯定花式OOC

❈ 再加一条凑五嘿嘿嘿(ゝ∀・)



 --------------  --------------  --------------


1.

    金夫人不太理解这个世界。



2.

    有句话怎么说来着?

    喔。

    不打不相识。


    虞紫鸢跟苏夕颜就是这样认识的。


    据说幻花女高有个很恐怖的一年级生,连隔壁校的老大都敢打。

    以寡敌众,重点是还打赢了。


    当时不过才及筓的我瞧了一眼身旁正在翻着杂志、看得入神的虞紫鸢一眼。

    那少女生得极美,朱唇榴齿、风华绝代,又是眉山虞家的三小姐,绝对是男孩们想追求,还得从眉山排队到云梦的对象。

    只可惜,这人个性泼辣强势,又学得一身好武功,男孩们唯恐避之不及。

    又可惜,这虞三小姐心中早有个如意郎君在云梦了。

    再可惜,江枫眠那傻子压根儿没察觉。


    我为自己的总角之交叹了一口气。



3.

    看着虞紫鸢洁白的脸蛋上有块淡淡瘀青,我不禁摇摇头。那是上次跟隔壁高中老大打架时留下的,都过几个礼拜了,还没好?

    是说那一架倒是有人帮虞紫鸢取了个称呼。

    幻花女高的「紫蜘蛛」。

    或许是因为明明校服是鹅黄,她却坚持要在外面套一件外套,颜色还是补色的关系吧?


    「紫蜘蛛啊、紫蜘蛛,你知不知道今天有转学生要转到咱们班啊?」坐在于紫鸢前面的我转过身,双手支颐开口问道。

    「妳这样比较像是在问魔镜啊魔镜。」她没有纠正称呼,只是看着杂志继续回答我:「谁转来很重要吗?」

    「如果转来的是江枫眠… …」

    「大小姐,这里是女校。」


    对吼。


4.

    听说转学生中午会来班上报到。


    于是虞紫鸢下午就跟转来的那人打架了。


    当时我就在一旁,模样有些呆愣,因为我不知道新来的同学竟然能跟虞紫鸢「打成一片」。

    说真的,虞紫鸢学武术不是学假的,而且还真的是有一套,不然她怎么敢去别的高中揍人还以寡敌众?

    但眼前新同学的身手也不赖,能挡又会打。

    这两人打起来不像平常少女那般大吼大叫、扯扯对方头发衣服这样而已,过程精彩到像武林大会,连我自己也忘记去叫老师,还是主任到场时才回过神来的。


    于是虞三小姐就被她爹带回去训话了。

    然后我也被他爹顺道带回去问话了。


    我:「我啥都没做啊虞叔叔!!!!」



5.

    「三娘,为什么又打架了?」虞叔不是很愉悦地看着眼前的女儿。

    见虞紫鸢直直站着,却又不答话,虞叔一拍桌子,怒道:「让你学这些不是用来打架的!成天到晚从小学揍男生揍到现在,都上高中了还不知收敛。妳倒说说,人怎么会找到学校里来,这次又打了哪个学校的男学生了?!」

    「我们校的。」自家老爹貌似有些误解,虞紫鸢见状回答。面色倒是没有一点惧怕,还挑起了一边的眉。

    「哪个男的?明天妳给我去道歉!」虞叔坐回椅子上,哼出了一口气。布满茧的手一下又一下敲在桌子上。


    「… …」虞紫鸢跟我陷入沉默。

    虞叔见状忍无可忍,吼道:「我问妳哪个男的?给我讲!」

    闻言,虞紫鸢跟我交换了一个眼神,同时道:「爹/虞叔,咱们读的是女校。」


    虞叔:「… …对吼。」



6.

    隔日,虞紫鸢很乖的去道歉了。


    再隔日,虞紫鸢跟那新转来的同学----苏夕颜,成了好朋友。


    我:「????」



7.

    我不是很喜欢学校的宫姓校长,尤其是在看到那宫老头用一种颇为恶心的眼神盯着苏夕颜后,我更对他感到反感\了。

    大约在苏夕颜转来的一个月后,宫老头动手了。

    我是指他的追求行动,别慌。


    他频繁的要苏夕颜去校长室,还给这新转来的一年级生学生会长的位置,搞的校园内风声四起,总要虞紫鸢多瞪几眼其他同学才会闭嘴。

    又过了大约半年,宫老头被警察抓了。地点就在学校。


    我没目击到过程,因为我咳、尿急,跟苏夕颜去了趟厕所。

    据虞紫鸢后来转述,宫老头在被押走的途中还不停地说他对苏夕颜是真心的。


    听完转播后,苏夕颜伸出了右手、比了个五,让我跟虞紫鸢不禁好期的看着她的动作。

    接下来,她同时收起了她右手的拇指、食指、无名指与小指。


    「真他妹啦。」



8.

    看着坐稳学生会会长位置的苏夕颜,我不禁问道:「妳为什么不早点举发宫老头啊?」

    「他在肢体上没对我有过分逾矩的举动,只是在书信还有眼神上有点肉麻恶心。更何况多搜集一点证据对我来说也比较好。期间,我在学生会也赚到了不少福利… …」


    以下苏夕颜约千字的攻略学生会心得,略过。


    好有野心的女人。

    妳的下一步不会是统治世界吧?



9.

    其实在成为好友后虞紫鸢跟苏夕颜还是很常打架。

    但我不想管了。


    她们的身姿在我眼中已经从武林大会「进阶」到小奶猫互挠了。



10.

    这天,在江枫眠他爹的命令下,那位江家的大爷跟他的执事… …咳不是,发小,来到了眉山。江老爷面上说是要儿子去找虞叔,实则是想要江枫眠来拉近与虞紫鸢的关系。


    那是父辈们的阴谋啊阴谋。


    但江枫眠还是压根儿没注意到。

    他真的是个笨蛋。



11.

    大学了,我跟虞紫鸢、苏夕颜、江枫眠、魏长泽,待在了同一个县市。

    我们这行人中还多了一个女的,我们称她为「藏色」。


    虞紫鸢很不喜欢她。


    因为藏色跟江枫眠走得很近。


    某虞的醋桶子打翻了,可以淹满整个四川地区了,救命。



12.

    虞紫鸢哭了。


    其实正确来说是埋在枕头里呜呜噎噎骂着脏话。

    苏夕颜不太想理她,虽然江眠枫跟藏色交往的消息是她带回来的,但某位苏大小姐根本不想负责。


    所以为什么是我要安慰这位姑奶奶啊?

    夕颜,有种来打一架啊!


    开个玩笑,别卷袖子把妳的袖子放下来吧好姊姊。



13.

    所以是哪个混蛋乱传谣言的?

    害老娘花了十小时安慰虞紫鸢。


    夕颜,真的不是妳听错名字?

    蛤?好吧,不是,别揍我嘛。


    鸢鸢,我就说要查清楚真相了嘛,妳不听,还颓废了半年。

    蛤?我没说过?喔,好吧。



14.

    于是魏长泽跟藏色在一起了。



15.

    毕业了,恭喜虞紫鸢跟江枫眠----还是没任何进展!



16.

    我那老爹说图了个好人家给我。

    是位于兰陵的金家,兰陵企业的少爷。


    我回他:「随便。」


    其实我没笨到不知道这是个联姻。



17.

    大喜之日,我到也没什么感触。

    不过虞紫鸢跟苏夕颜也来参加了。


    我还看见了当时据说是所谓上流社会那些大少爷中颜值排行名列前茅的青年,同时也是姑苏企业的大少爷,人称「青蘅」。

    话说,在他旁边蓄胡子戴眼镜,但感觉很年轻的是谁?


    蛤?青蘅他弟? ? ? ?



18.

    虞紫鸢与我订下了娃娃亲,但如果生了的娃是同个性别,那就义结金兰。


    但我跟她说了首先她要结婚。


    于是我在大婚之日被揍了。



19.

    金光善不是个好男人,那是我在新婚第二天就知道的事。


    那男人成天往外跑,花天酒地、酒池肉林。

    我不在乎。

    反正某种马作死了几次,我发挥了在虞紫鸢与苏夕颜耳濡目染下的凶猛,让他那死家伙不敢再带女人回家玩。


    老娘眼睛还要呢。



    他在外面要怎样我不管,反正他都不怕污了兰陵企业的名,我还怕啥?



20.

    所谓姊妹聚会,虞紫鸢问我过得好不好。

    我道:「好啊,怎么不好。」便摸了摸三个月大的肚子。

    有孩子怎么不好,别教育成像他爸那样就好。


    以后长大能拿到兰陵企业的话更好。


    … …怎么觉得我被苏夕颜传染了?



21.

    「倒是妳,新婚生活怎么样?」我笑着问虞紫鸢。

    她终于是跟江枫眠走在一起步入礼堂了,虽然他俩办得其实是中式婚礼没进礼堂。


    虞紫鸢脸一红,转而瞪了我一眼怒道:「妳先顾好妳自己吧!」


    自我出嫁后,先后结婚的先是长跑多年的魏长泽跟藏色,再来才是江枫眠跟虞紫鸢。


    得,就差苏夕颜没对象了。



22.

    孩子出生了,是个健康的男孩,很听话。


    为他取了个名,唤作金子轩。



23.

    一年后,好消息,虞紫鸢生了个女儿。眼睛水汪汪,生得十分可爱,比子轩还乖。

    这娃娃亲我俩是决定一定要成的。


    于是从小开始培养感情。



24.

    时间过了两年,虞紫鸢又生了个儿子。

    而藏色在虞紫鸢生产前几天也生了儿子。

    据那俩小子父亲的交情,他俩肯定也是要当兄弟的。


    有喜讯,众人都十分的开心。

    但没人知道每次出去都要带着两个孕妇的我有多痛苦。


    而且苏夕颜每次都是在一旁看笑话、不帮忙的那个。



25.

    苏夕颜结婚了,对象是正阳企业的总裁,叫洛天琅。

    对于苏夕颜的丈夫我们是抱有幻想的。

    毕竟,很难想像那个心狠手辣、恐怖至极的女人究竟会嫁给谁。


    直到我跟虞紫鸢和藏色三人看见某人的新婚丈夫正嘤嘤嘤嘤的缠着她。


    没有希望就没有伤害。



26.

    我说的果真没错,魏婴跟江澄真的是当了好兄弟。

    尤其是魏长泽因为工作关系被调到国外,藏色也跟着去,而把魏婴留在江家的时候。


    「好个藏色啊,把儿子都丢我这了。」这是接过魏婴后咬牙切齿的虞紫鸢说的。

    「拜托妳啦,阿紫。」这是那个温和的藏色说的。

    「谁是阿紫?!」


    有够像在叫阿猫阿狗的。



27.

    苏夕颜生了,生了对双胞胎。


    然后两个都叫做洛冰河。


    听说是他们老爸的手笔。



28.

    苏夕颜做完月子后揍了洛天琅一顿。



29.

    自从把子轩丢去… …我是说送去,送去了云深高中后,我就安心多了。

    那里教学严苛,除了学术更重视礼数。

    其中最让人闻风丧胆的是蓝启仁蓝主任,也就是十多年前我在我婚礼上看到的那蓄胡子、戴眼镜的青年。


    他的胡子还是一样多。



30.

    子轩好像不是很喜欢阿离,我原本是这样认为的,因为那孩子对着阿离都没什么好脸色。

    我很担心。


    直到我发现子轩在房里练习跟阿离告白的台词。

    有个词可以拿来形容子轩这种人,是什么来着?


    喔,傲娇。



31.

    我把这件事告诉了虞紫鸢,而她说她曾经问过阿离为什么这么喜欢下厨… …

    「因为… ..想做好吃的东西给子轩... …」


     那是温柔可人的江厌离的回答。


     但是虞紫鸢的重点不再这。

     「竟然不是想做给身为她娘的我吃… …」

     江夫人如是说。



32.

    我把这件事告诉那孩子了。

    原本听我碎念的子轩脸色有些不悦,直到他听到江厌离的那段回答后,脸竟然「蹭」的一下,红的像京剧的红脸。


    最后他拿起了手机跑回房间,「碰」的一声将门给关了。



33.

    魏长泽跟藏色回国了。

    听说虞紫鸢跟江澄迫不及待的将魏婴丢了回去。


    不愧是母子。



34.

    之后子轩告白成功了。


    毕业后两人结婚了。


    一年后抱了个娃给我。


    行,我当奶奶了。



35.

    眉间一点朱砂痣。


    那孩子叫做金凌。



36.

    岐山集团不知道出了什么事,倒闭了。

    电视正大肆的宣传着。


    有传言说是岐山集团的总裁----温若寒,被杀害了。



37.

    金光善那家伙死了。

虽然我对那家伙前几年认回来的儿子很不满,但因为兰陵企业最终还是归金子轩的,我就没再多管了。



38.

    姊妹会,来的人只有虞紫鸢跟藏色。

    苏夕颜听说又跟她老公去世界上的某个角落逍遥了。


    而且她老公还把整个企业抛下,暂时将所有事物丢给了自己的秘书兼外甥。


    天外飞来一锅,那外甥可真可怜。



39.

    藏色说她儿子有男朋友,并且已经交往很多年了。

    虞紫鸢险些将咖啡喷了出来。


    「不是我家阿澄吧?」虞紫鸢瞪着藏色。

    「不是啦阿紫,是姑苏企业总裁的弟弟,叫蓝湛。」藏色笑着。

    「谁是阿紫?!」


    不行,我现在听到姑苏企业就想到胡子。



40.

    「听说是大学开始交往的。」藏色如是说。

    「阿凌最近怎么样?」虞紫鸢明显不想进行上一个话题。


    「很好喔,上国中了。」



41.

    阿凌、金凌,我的孙子,今年上高中了。

    貌似是交到了很要好的朋友,偶而回来看我时常常说起他在学校的事,嘴边常常挂着蓝愿、蓝景仪。


    话说,金凌读的是金子轩当年读的学校,云深高中。


    我又想起了胡子。



42.

    苏夕颜终于知道回国了,于是藏色拉着我们又再一次进行姊妹会。

    今天藏色还带着一个女子,她是姑苏企业前总裁的妻子、现任总裁的母亲,蓝夫人。

    藏色很开心的指着蓝夫人对我们说:「这是我亲家!」


    这次虞紫鸢只是手一抖,撒出了一点咖啡,还未发作。

    反倒是一旁的苏夕颜咳的要死要活。


    嗯… …我突然想起我跟虞紫鸢也是亲家。



43.

    蓝夫人十分美丽温和,但跟藏色相处起来,虞紫鸢就用三个字形容她们两人的氛围。


    「傻白甜。」


    苏夕颜比较狠,一个字解决。


    「蠢。」



44.

    藏色要蓝夫人拿出手机让我们见识见识她儿子的长相。

    很帅,十分帅。但我分不清楚画面上那两个谁是谁。就像我从来分不出来洛冰河中谁是哥哥谁是弟弟。


    喔,左边那个是阿涣右边那个是阿湛对吧?


    蛤?我搞反了?



45.

    虞紫鸢终于喷咖啡了。

    因为苏夕颜说她的两个儿子,洛冰河们,双双走出柜子了。


    「对象是谁?」藏色眨了眨眼睛,除了好奇还是好奇。

    苏夕颜难得露出了头痛的表情,按着太阳穴,道:「另外一对双胞胎。」


    我人生第一次被花茶噎到。



46.

    蓝夫人突然想起自己有事得找自己的小叔子一趟。


    结果不知道为什么我们五人一起来到了那位小叔子的家门前,按了下门铃。


    正因为长时间没人应门,蓝夫人正想用门铃按出一首小星星的时候,门终于开了。


    好,我不懂为什么开门的人这么眼熟? !



47.

    虞紫鸢基于各种商场上的怨恨想抄家伙上前揍人。


    蓝夫人看起来也很惊讶,于是开口问:「为什么温总会在这里?」



48.

    岐山集团的总裁,温总、温若寒。


    那个据说在几年前就被杀掉的人,生龙活虎的站在我们面前。



49.

    温若寒「嘿嘿」的笑了两声,没回答蓝夫人的问题,只道:「抱歉了嫂子,阿仁在睡觉,所以我来应门了。」

    语毕,移开了挡在门前的位置,放我们进去。


    我能感觉虞紫鸢瞪了温若寒一眼。


    走到一半我才发现温若寒对蓝夫人的称呼... …好像不太对?



50.

    前方队伍卡在了客厅,我越过虞紫鸢的肩头一看,原来是这间房子的主人正安稳的睡在沙发上。

    喔天,胡子… …不是,我是说,蓝启仁先生。


    「抱歉,要叫阿仁起来吗?」温若寒问蓝夫人。

    「没关系,应该不用… …」蓝夫人回答,打算有什么事等蓝启仁醒来再说。


    然而,藏色在两人对话的途中上了前,直盯着蓝启仁瞧,道:「怎么又留长了?」

    她转过身,对着我们说:「咱们来把他胡子剃了吧?」


    「好啊!」

    没想到,温若寒第一个回答了她。


    蛤? ? ? ?



51.

    于是温若寒轻车熟路的走进浴室拿出了刮胡刀。


    「你们不怕吵醒他吗?」苏夕颜坐在较远的椅子上看着温若寒、藏色跟蓝夫人的剃胡大会。

    「洛夫人放心吧,阿仁最近很累,睡很熟。」温若含回答。


    然后那三个恶魔就将蓝启仁的胡子送上了断头台。



52.

    不得不承认,没了胡子的蓝启仁先生年轻了很多。


    而且很帅。


    不愧是蓝家的基因。



53.

    蓝启仁在我们闲聊约半小时后醒来了。

    他很火。


    他边对藏色骂:「妳到底要剃我几次胡子才甘心?妳儿子前些年也剃过了,还不满意吗?!」边把火都发泄在了温若寒身上。



54.

    于是温总身上多了几个包跟瘀青。



55.

    隔日,金凌跟江厌离一起回来看我。

    我边抱怨金子轩又在忙些什么,边找出了昨天藏色拍完剃了胡子的蓝启仁,然后传到群组里的照片。我将手机转了过去,让金凌看画面。

    「奶奶,这是谁… …?」有点眼熟,长得跟大舅的男友很像。


    「你们学校的主任,蓝启仁先生,我没记错名字吧?」


    金凌差点从椅子上摔下去。



56.

    金凌在笑了快20分钟后跟我要了那张照片。


    江厌离忍俊不禁。


57.

    虞紫鸢给我拨了通电话,听了她的话后我没再喷花茶了。


    这次我喷的是水。


    因为连阿澄都爬出柜子了。



58.

    「所以妳打电话给我,就是为了这个?」

    『不只。更重要的是阿澄是下面的那个,没出息! ! ! ! 』


    … …好喔。


    「妳从哪里得到消息的?」我问。

    『阿澄自己讲的。 』她回。

    「他自己跟妳講他是下面那个?」

    『不是,那个是藏色跟魏婴那小子跟我说的。 』


    那对母子… …



59.

    由于两位太太目前只专注在江澄的事情上。


    所以压根儿没想到好几年后,两人的孙子也交了个男朋友。



60.

    金夫人,果真不太理解这个世界。


 --------------  --------------  --------------


    本来中秋贺文是想放之前想到的一个眠鸢脑洞,「莲花妖与蜘蛛精」,大约就是两个妖修无脑的修仙日常这样。但问题是那篇还未打完所以没更了:P

    结果结果,昨天要放这篇文的时候,电脑抽风了。

    还有没有比这更惨的喵呜_(:3」ㄥ)_


    晚来的中秋快乐ヽ(✿゚▽゚)ノ


评论(14)
热度(2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