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就是要不停的开坑
然后,再找个时间慢慢填坑… …

高三党,出没不定。
想到什么CP就产什么的随意人类。
长年沉溺在冷坑,越冷的cp就产的越有动力。

不食忘羡、曦澄,其他看心情。

沉迷拉郎、性转无法自拔。
最擅长挖坑给自己跳。

真的不是大大跟太太 (´Д⊂ヽ
嫌雩字太麻烦并且不介意的话可以叫我严严、阿严、严儿(?)… …反正就严字随你发挥(ㆁωㆁ*)

【发泄文】

如题,不重要,纯发泄,可不看。

有关人命生死。

------- ------- ------- -------

身边有个老师走了。

她是我小时候,大约幼稚园到小学一年级那阶段左右的画室老师。
她人非常好,常面带微笑,十分温柔。
我还记得画室在二楼,而一楼是老师开的小书局。通往二楼的楼梯在某个拉柜之后,简直像极了密室机关。

她走了的消息是母上大人今日告诉我的。

前几日开往台东的普悠玛列车在新马站翻覆,第一时间知道消息的时候我人跟我妈还在外头,是回到家后才看新闻了解的。

火车煞车不及无法过弯撞月台后喷飞翻覆。
造成18死近200多人轻重伤。

当时确认过身旁亲友的状况,知道大家都没事。

有一个同学因为列车翻覆而人卡在台北无法准时回来。
母亲办公室中的有个医生搭的是更晚的列车,人没事,但也被困在了台北。
也是母亲的上司,另一个会例行性上台北的医生也没事。
大阿姨友人的弟弟在其中最为惨烈的车厢,他身旁的人都被压死,幸好本人只是轻伤。

但当时真的没想到许久没联系的老师罹难了。

我看了母亲给我看的网路新闻,老师是去参加同学会的,两天一夜的宜兰行,却是一去不回。
据老师的妹妹说,同学会可能是提早结束,所以早坐了这班列车… …

老师不只是画室的老师,她也是社区大学的老师,也当过柬埔寨志工… …

她真的是一个很好很好的老师。

或许现在说再多都象是风凉话马后炮吧。
但我真的很希望她当时没受到太过长久的痛苦。

我真的非常非常喜欢她。

评论(1)
热度(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