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就是要不停的开坑
然后,再找个时间慢慢填坑… …

高三党,出没不定。
想到什么CP就产什么的随意人类。
长年沉溺在冷坑,越冷的cp就产的越有动力。

不食忘羡、曦澄,其他看心情。

沉迷拉郎、性转无法自拔。
最擅长挖坑给自己跳。

真的不是大大跟太太 (´Д⊂ヽ
嫌雩字太麻烦并且不介意的话可以叫我严严、阿严、严儿(?)… …反正就严字随你发挥(ㆁωㆁ*)

【曦羡】论剑鞘的正确使方法 (上)

❈ 突如其来的脑洞

❈ 看清楚CP在进来

❈ 无脑欢脱向

 

 

 --------------  -------------- --------------

 

 

 

        一日,魏婴因惹毛了才刚从一大堆宗务中得到空闲时间的江大宗主,他又双叒叕被以残暴的方式丢出了莲花坞。

        在江澄气到要主事去买几只小奶狗的时候,还不知道事情大条的魏婴正快乐的御着剑,以最快的速度飞往云深不知处。

 

        不久,有着通行玉牌的魏婴轻车熟路的来到了蓝涣的落院。而他朝思暮想的那人一如往常身着白衣,正在院中舞着朔月,双眼微阖,云纹抹额随之飞扬,好似天上仙人。

        蓝涣早就知道了对方的到来,但直到自己舞完一曲后,才停了下动作,笑着招呼看到出神的魏婴。

 

        「涣哥哥。」魏婴回神后露出了一个足以腻死人的笑容,小跑到了他面前,头上的红色发带随着动作摇晃,一如当年晃进自己心头的模样。

        这边的蓝涣正想收剑带人进寒室,但却不料魏婴思绪一转,藏色散人遗传给他的古灵精怪基因作祟,让他出手阻止了对方的动作,并要来了朔月的剑鞘。

        他笑了几声:「不都说剑如人,人如剑吗?」

        随后,魏婴拔出了自己的随便,硬生生地在他俊美的脸上笑出了一丝猥琐,在蓝涣一脸茫然的注视下,将自己的剑插入了朔月的剑鞘之中。

        「啊,不错,尺寸刚刚好。」魏婴一脸惬意,便抬眼看向笑容难得僵住的泽芜君,舔了一下唇。

 

        因云梦江氏的前些日子出了点状况,江澄逮住了想要趁机落跑的魏婴,拉着他在莲花坞关了十天半个月。蓝湛与身为宗主的江澄不说,就连蓝涣也有一个月未与魏婴见面了。

        如今再看看自家道侣玩火的动作… …

 

        若再没点感觉就不是男人了… …! ! ! !

 

        管他有木有什么暗示,蓝涣一把抱起魏婴就走进了寒室。

 

        然后用朔月跟随便玩了个爽。

 

        据说蓝家上下五天没见到好不容易回来的蓝夫人。

 

        当时,蓝涣落院门口有个本来想与自家兄长报备事情的熟悉白影,最后那人只留下了六个点,就转身走人了。



 --------------  -------------- --------------


写完这篇我的感想是:「我是谁我在干嘛... ... (茫)」


下一章湛澄! ! ! !


评论(1)
热度(9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