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就是要不停的开坑
然后,再找个时间慢慢填坑… …

高三党,出没不定。
想到什么CP就产什么的随意人类。
长年沉溺在冷坑,越冷的cp就产的越有动力。

不食忘羡、曦澄,其他看心情。

沉迷拉郎、性转无法自拔。
最擅长挖坑给自己跳。

真的不是大大跟太太 (´Д⊂ヽ
嫌雩字太麻烦并且不介意的话可以叫我严严、阿严、严儿(?)… …反正就严字随你发挥(ㆁωㆁ*)

【湛澄】论剑鞘的正确使方法 (下)

❈ 突如其来的脑洞

❈ 看清楚CP在进来

❈ 无脑欢脱向

❈ 前文这里走

 

 

---------------------------- --------------

 

 

 

        约莫是处理完那堆成山的宗务之后,蓝湛因要去解决地方邪祟,还来不及到莲花坞找好不容易出关的江澄,就被蓝启仁给派了出去。而如今算算,日子也过去六天了。

        江澄抱着一只毛色纯白的小奶狗坐在落院之中,它比蓝湛养在院子里的大白兔还要小只脆弱,但摆在江宗主眼里,这团小毛球还比含光君的兔子更加可爱些,可谓爱不释手。

        他满意的拍了拍怀中毛茸茸的小家伙,这孩子刚刚成功的吓着了才踏进莲花坞一步的魏婴。当时江澄抱着小奶狗守大门待魏婴已久,最后皇天不负苦心澄,终于让他看见了许久未见的惊恐表情。

 

        「天啊师妹!!!!」魏婴故不得腰疼下意识往江澄身上扑,脑袋顿了一下才想起狗就在江澄怀中,跑过去等于死亡,所以来了个急煞,跳到了蓝涣身上。

        「江宗主。」来人正安稳的抱着魏婴与他打招呼。

        「… …」虽然跟想像中的剧情不太一样,但这样有吓到魏婴就等同于报仇完成了。于是江澄将小奶狗抱给了一旁的门生,示意那人将小东西带回他房间后,才朝蓝涣问候:「泽芜君。」

        见那恐怖的小恶魔走了之后,魏婴才从蓝涣身上跳下来。他依旧死性不改的凑近江澄,一只手勾着对方脖子把人拉到一旁,远离了蓝涣。而脸上挂起了意味不明的笑容,在江澄耳边说了几句话。

 

        江澄:「… …」

 

 

        看着江大宗主若有所思的离去,魏婴笑倒在蓝涣的怀里。而泽芜君只是无奈的笑笑,没多说什么。

 

        思绪拉回,一个白色身影走进了江澄的落院。江澄不用看也知道是自家道侣终于回来了。

        蓝湛走到了他身边,正要蹲下时,对方就先站了起来。江澄将小奶狗轻放至地上,让它自己玩去,而他则是朝着蓝湛伸出了手,跟人要来了避尘的剑鞘。

        江澄正专注的思考脑海里刚刚魏婴说的事,所以没发现蓝湛的脸黑了一半。就在江澄拔出了三毒,才说出「都说剑如人,人如剑… …」要三毒往避尘剑鞘里去的时候,蓝湛一把抓住了他正在进行动作的手。

        「?」被抓住的江澄一脸疑惑。

        而抓住人的蓝湛则是面色依旧,但耳朵却染上了显眼的红。景行含光的含光君说话了,他道:「阿澄… …你、不知羞耻… …!」

        江澄:「????」

 

        然后就被蓝湛拦腰抱回屋内了。

 

        据说莲花坞七日不见江宗主。

        江澄:「mmp说好的这样做就能在上面的呢????」

 

 

【小剧场1】

        将江家交给江澄后便出门游山玩水的江枫眠与虞紫鸢二人难得的回来了,不料却看到了上面的那番场景。

 

        虞紫鸢:「… …」

        江枫眠:「啊,年轻真好。」

 

 

【小剧场2】

        蓝湛看着江澄怀中的小奶狗,问道:「有名字吗?」

        江澄也没瞧他一眼,道:「还没取呢。要叫什么呢?玉兰?白白?小慧?」

        蓝湛:「… …」

        见对方不语,他将小家伙递了过去,又开口:「不然你取?反正是养在你静室那边。」

        获得了取名许可,含光君正欲说「那便叫… …」的时候,江澄又把那只小东西抱回了怀里,直道:「那就叫玉兰吧?好不好?」

        小奶狗糯糯的回了一声。

        蓝湛:「… …」很显然江澄并没有在与他对话。

 

        玉兰你好,玉兰再见。

 

        仙子:「小子你现在不反抗以后会后悔的。」

        小玉兰:「汪?」


评论(10)
热度(1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