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就是要不停的开坑
然后,再找个时间慢慢填坑… …

高三党,出没不定。
想到什么CP就产什么的随意人类。
长年沉溺在冷坑,越冷的cp就产的越有动力。

不食忘羡、曦澄,其他看心情。

沉迷拉郎、性转无法自拔。
最擅长挖坑给自己跳。

真的不是大大跟太太 (´Д⊂ヽ
嫌雩字太麻烦并且不介意的话可以叫我严严、阿严、严儿(?)… …反正就严字随你发挥(ㆁωㆁ*)

【追凌】便条的正确使用方法

❈ 现世paro,不介意的可以戳我头像去看潦草至极设定

❈《魔道》+《渣反》

❈ 主cp追凌、微杨纱(杨一玄x纱华铃双向暗恋没察觉)、明帆单恋宁婴婴,努力追求学妹ing

❈ 蓝愿、杨一玄、明帆为云深高中三年级生;金凌、蓝景仪、纱华铃、宁婴婴是二年级生

❈ 婴婴被《春山恨》跟《冰秋吟》荼毒成腐女预警#

❈ 容我不改引号了抱歉 _(:3)ㄥ)_

❈ 灵感来自于某位朋(损)友,她真的就这样在老师的视线死角(柱子后)跟她朋友聊了约一节课,直到她朋友受不了假借上厕所的名义出来要她别再贴了为止###

❈ ↑感谢她的蠢带动了我的脑洞<3

 

 --------------  --------------  --------------

 

 

        「啪」的一声,原本因课堂太无聊而支颐发呆的金凌听到了身旁的窗户传来动静,不禁转头看去。

        班上的座位采用抽签制,金凌很幸运地抽到了理想位置,坐在了最后一排的靠窗处。这里不仅能审视全班谁在桌子底下偷玩手机,也能在无聊的时候望着窗外发呆,看看在操场活动的同学,解解闷。

        原以为是风吹来了什么拍打在窗上。不料,一转头却是看到了自己朝思暮想的蓝愿。

        那人身着运动服,想来这节是他们班上的体育课。但蓝愿身上并未挂着一滴汗珠,还脸不红气不喘,正一如往常挂着温文儒雅的笑瞧着金凌。

 

        因室内开着冷气而紧闭的玻璃窗上,贴着一张粉末蓝的便条。

 

        『阿凌不好好上课?怎么在发呆呢。 』

        看看那张纸条的内容,又看看站在窗外悠闲自得的某人,想起自己还苦逼的在教室内上无聊的课,金凌不禁有些恼火。手快速的伸进抽屉,拿出铅笔袋打开,将自己的便条甩在桌上。动作途中不免又往台上讲课的老师那瞄去,所幸因身旁有柱子的关系,蓝愿正好不在老师的视线所及之处。

        金凌唰唰唰的在便条上写下了一串字,正要贴在窗上回覆时,才发现自己写得是便条正面,贴上去蓝愿也看不到字。于是某位闹脾气的大小姐将刚写好的那张用右手揉了揉,无情的将废纸丢进抽屉,才又拿起原子笔将便条「啪」的一声翻面,动作完美的像在翻一个半熟荷包蛋。

 

        期间,蓝愿依然耐心的等着他,笑容未垮掉一丝一毫。

 

        『你才是,怎么在这?三年级校排第一的人竟然翘课?蓝老先生知道了怕是要罚你抄校规! 』

        那字体不似蓝愿的那般端正清新,反倒有些龙飞凤舞,尤其是最后的惊叹号,完美呈现了它那主人平时怼人的气魄。蓝愿好笑的看着那张月光黄的便条,觉得这人着实可爱。

        毕竟直勾勾的盯着窗外太招摇了,不难会引起老师注意,所以金凌正撑着右颊,用余光瞄他。

        仅与自己隔一扇窗的那人倚在外头柱子上,左手拿着一叠便条,右手握着一支笔杆纯白、上头印着蓝色云纹的原子笔奋笔疾书着。有着完美弧度的长睫毛在琼林玉树的青年脸上打了一层阴影… …

        嗯、不对,拿蓝愿那位叔叔的字来形容蓝愿本人没问题吗?金凌陷入了一个根本毫无意义的思考中。

 

        轻轻的一声唤回金凌的思绪。

        『今天班上体育课代课,老师没在管。想阿凌,所以就过来看看了。没想到阿凌竟然在课堂上发呆。 』

        好了,有请金大小姐为我们表演一秒脸红。

 

        嗯,很好,效果显卓。

 

        脸蛋与耳朵都跟自家大舅爱嗑的苹果一样通红了。金凌赶紧将视线移开窗户,低头准备以纸笔怼人。

        『所以你还是翘课了!我课堂听不懂,发呆不行嘛?我又不像景仪一样在滑手机! 』

 

        同样坐在最后一排,但与金凌相隔了一个座位的蓝景仪本来正专注的看着某导演一手包办的电影,看得正开心,身旁都自带粉红小花花的那种。

        却不知为何就是鼻子一痒,突如其来打了个大喷嚏,吓坏了周遭的好邻居们。还惹得坐他前面,绑着双丸子头的女同学肩膀一抖,紧接着转过身,白色的瞳仁朝他丢来好几个一定淬了毒眼刀。

        蓝景仪自知理亏的摸了摸鼻子,顺便对台上正紧盯着他的老师「嘿嘿」两声,露出了抱歉的傻笑。放在抽屉中的手正不着痕迹的将手机往里头推… …

 

        『好好好,阿凌说的都对。假日要帮阿凌补课吗? 』

        『随便你!到时候我听不懂你可别怪我。 』

        哼,这门课实在太讨厌了,从头到尾都没搞懂过!不过想想好像又没这么讨厌了... ...才不是因为蓝愿的关系!

        『我什么时候怪过阿凌了?星期六,你家,时间阿凌订,可以吗? 』

        『哼。早上九点可以吧?那天我妈在家,听她说要炖莲藕排骨汤,就勉为其难的留你用餐吧。 』

 

        江厌离的厨艺甚好,身为拿手料理的莲藕排骨汤味道更是一流,这点蓝愿自是知的。现在江厌离在家一熬,不论魏婴和江澄二人身处何地,只要得到了莲藕排骨汤的风声,都会立刻抛下手边的事情或弃男友不顾而驱车赶来。

        于是金子轩很想将那两个来蹭汤小舅子丢出家门。事实上,他有几次是这样做了没错,不过进行动作的时间很遗憾地被移到了用餐后,而不是用餐前。

        虽然金凌也很想将他那不要脸且伤风败俗的大舅丢出家门,但碍于魏婴身后那个会弹琴的男人太恐怖了,所以他只能乖乖把委屈的仙子关回房间,用万分不情愿的眼神盯着餐桌上正吃的欢脱的黑衣男子。

        在金凌怨毒的眼神下,殊不知更委屈的是远在另一边,被自家媳妇丢下的蓝湛。

 

        他觉得自己连碗排骨汤都不如。

        需要天天弥补受伤的幼小心灵。

 

        某魏男子:「幼小的心灵?二哥哥你说笑呢?!」

 

        蛤?你问金凌为什么他不想把二舅丢出去?

        他又不是抄校规抄到脑子不清醒、活腻了。

        他腿还要呢! ! ! !

 

        在脑中想了一大堆,金凌不会说其实他母亲那天并没有要做这道菜,所以今天他一回家就要死缠烂打着央求江厌离星期六赏个脸,熬个莲藕排骨汤!

        再一个其实。其实金凌只要开口讲一遍江厌离肯定会答应做的,根本无需死缠烂打。

 

        『阿凌说几点就几点,先谢谢阿姨了。景仪可以去吗? 』

        这般试探性的问着,才刚将便条贴上,就看抱里头那人戏剧化的表情。原本噘着的嘴抿成一线垮下,脸也黑了几分。

        蓝愿知道他又再闹脾气了。

 

        『随。便。你。 』

        『好。 』

 

        偶尔闹闹金凌也是很有趣的,但蓝愿是绝对不会带蓝景仪去金凌家。

        你问为什么?难得独处的机会,谁还会带一颗比太阳还亮的大电灯泡去呢?

        或许别人有带灯泡这方面的兴趣,但蓝愿绝对没有。

        绝对。

 

        蓝愿抬手看了下挂在洁白手腕上的手表,见离放学还有十分钟,于是又写到:『还有十分钟放学,待会儿跟阿凌一起走去大门好不好? 』

        『就一段距离干嘛要一起走? 』金凌哼哼提笔,又写了一张,赶紧贴在窗上,『好。 』

        蓝愿忍俊不禁。

        『笑什么? 』

        『笑我家阿凌怎么这么可爱。 』

 

        啧,这蓝愿!金凌脸「蹭」的一下红了,想张口骂人又不可能在课堂上开窗直接来。吃了瘪的他气不打一处来,轻哼了一声。

        蓝愿以手握拳,抵在了唇边发出轻笑。金凌瞧那动作,感觉连隔着一扇厚玻璃都能听见耳熟的声笑,耳朵又不禁红了起来。

 

        时间剩下五分钟,蓝愿伸出纤长的手收拾了贴在外边的便条,将纸整齐的叠在一起,轻轻握在手上。想了想,又再写了张纸条,但这次没有黏在窗上,只是用手拿着给金凌看有写字的那面。

        『阿凌记得收拾里面的便条喔。 』

        『知。道。啦。 』金凌懒得动笔了,用口型说道。

        而得到回覆的蓝愿,也动了动唇:『等。我。 』

        「哼。」金凌双手抱胸,撇过了头。又在几秒之后转回去,扬扬手掌让人快走。

        对方笑了笑,对着金凌挥了挥手,才转身往操场那方跑去拿书包,想先一步回到金凌的教室前等人。

 

        教室里的少年快速的撕掉了那片形成黄色小墙的便条,正想要随意塞进抽屉,却又是动作一滞,将东西放在桌上一张张分开,跟对方一样整齐的将便条整理好,默默地放进书包。

 

 

        下课钟声响起了。

 

 

--------------

 

 

【景仪】

 

        幕后景仪:「我到底是哪里得罪你俩了?怎么都有我的锅????」

 

        蓝景仪不是很喜欢这堂课,老师讲课讲得枯燥乏味,比他们这云深高中著名的食堂套餐还无味。

        于是为了不在最后一节课睡着,迟了放学时间还被金凌笑,蓝景仪拿出了手机,又开始追起了电影。

 

        他最喜欢的那个导演的电影。

 

        看到剧情高潮处正兴奋着的蓝景仪突然觉得鼻子一痒,心中不知为何想着「乎有庞然大物拔山倒树而来」,然后打了个滔天巨浪的鼻涕。

 

        谁在想我?

        不要是先生跟校规想我都好。

 

        见坐在前面的晓箐回过头瞪了自己好几眼,蓝景仪不禁想若是视线能杀人,他老早就被晓箐用眼刀戳死了。

        尴尬的摸了摸鼻子,他一边用右手将手机默默推入抽屉深处,一边对台的老师露出抱歉的笑容,「嘿嘿」了两声。

 

        见老师不再关注自己,他总觉得闹了这一出,金凌肯定之后会常拿来说嘴嘲讽,于是情不自禁往金凌那边看去... ...

        雾草!

        请问大小姐旁边那片黄黄蓝蓝的是什么东西? !

        还有为什么他的好竹马会站在窗外? !

 

        我不过低头看了30几分钟的电影,世界怎么不一样了,有人能跟我解释下吗?

        嗯,看来是没有。

 

        由于想引起两位好友的注意,蓝景仪再关了手机之后一直往金凌跟蓝愿那而瞧,希望那两人可以感受到自己饱含疑惑的视线。

        无奈期望与现实绝大多数都是相反的,蓝景仪小朋友盯着某对拼命撒狗粮还不用钱的小情侣又将近了10多分钟,却还是一样没有一个人注意到他,连个余光也没施舍给他。

        好喔,都这样啊。

 

        最后是坐在蓝景仪与金凌位置中间的君纱华受不了他的视线触及到自己,举起了两根手指,要往某人的眼睛戳去时,他才罢休。因为他见到了那涂上红色指甲油、并且修得有点尖的指甲,突然感到一阵没来由的恐惧。

 

        嘤嘤嘤蓝景仪觉得心塞需要抱抱跟安慰。

 

 

--------------

 

【杨一玄&明帆】

 

        「杨一玄,班长呢?」明帆边拉起衣领擦拭脸上的汗,边问到蓝愿的下落。

        杨一玄接过另一位同学传过来的球后,轻轻一跃,投了个漂亮的三分球,才转向他开口:「不知道。」

        听到回答的明帆用手抓乱了头发,「都什么时间他上哪去了?这节课几乎都没见到他啊!」

        拿起放置在地上的水壶打开后牛饮,杨一玄双眸带笑的哼了声,「怎么,想他啊?你想他还得先问问那个漂亮学弟呢。」

        「少恶心我。」明帆翻了个白眼。

        杨一玄没理他,自顾自的走往中庭去,「中庭找过了没?搞不好痴情的班长大人正坐在椅子上往教室内盯着他家的小朋友瞧呢。」

        「还没… …」

        「还没就走啊,蓝愿可不会自己走过来找你。」

 

        果不其然,如杨一玄所说,他们家的班长大人果真在这里。

        他们站在离蓝愿有五公尺远的地方。蓝愿正背对着他们,低头好像在书写着什么,面前的那扇窗已被贴上了许多便条。

        「这… …他在干吗?」明帆问。

        「用眼睛看,你眼睛上哪去了?这画面只要再配个动动脑都知道蓝愿在跟他那个什么凌的私会吧。」

        「是金凌。」

        「好好好,金凌就金凌。」我还精灵咧。

 

        对于蓝愿奇怪的举止他俩不予置评。突然,明帆「喔」了一声。

        「你干吗?」杨一玄皱起眉头撇了他一眼。

        「我看到婴婴了,她坐在你家君纱华的前面!」

        「谁家的?谁要那疯婆娘!」杨一玄被激得跳起来,反唇相讥:「你先照照镜子吧,笑的这么猥亵,宁学妹看到你没找警察就不错了,还想追?!」

        「喂喂喂,不试试怎么知道!」

        「你试了会给别人造成心理阴影。」

        「唉你会不会说话啊?」

        「我当然会啊,不然你现在在跟谁讲话啊,嗯?」

 

        见明帆吃了瘪回不了嘴,杨一玄哼哼笑了一下,下巴微微抬起后看着对方。

        这副模样够像他师父的。

        一脸欠揍。

        明帆忽然很想将拳头送上那张俊美的脸上,来个亲密接触。但奈何人家有学武,他绝逼打不过。

 

        于是他只能直勾勾回瞪杨一玄,然后从杨一玄的眸中到自己的倒影… …

 

        「呕… …」

        「恶… …」

 

 

--------------

 

 

【君纱华&宁婴婴】

 

        君纱华正盯着黑板发呆,脑中的思绪不知道飘到了哪去。回过神后只觉得讲台上的老师真丑,没洛冰河跟杨一玄那么好看… …

        嗯?

        洛冰河就算了,那男人有三高,高颜值、高智商、高情商,附带一提还有钱,活脱脱的人生胜利组写照。而且这样的男人世界上还有两个,怎么不好?

        等等,我收回我刚刚说的话,冰妹貌似没啥情商,只会对着他家教授嘤嘤嘤嘤嘤。

 

        但为什么刚刚脑中闪过了一个智障的身影?一个丢三落四、笨头笨脑、能把盐当成糖的智障武痴。

        纱纱啊纱纱,妳魔怔了,赶紧随便找一个洛冰河管他冰哥还冰妹的照片,来看着洗洗眼睛洗洗脑吧。脑袋有个声音这么说着,于是她从口袋摸出了手机,按开了萤幕。

        发亮的萤幕显示着现在时间,还有一则未读的讯息。

        杨一玄:『放学,冰室,要吗? 』

        正值炎炎夏日,教室内开着冷气,却也还是有股散不开了热气。于是正好想吃冰的君纱华开心的要打字回覆那人,却不料左边传来了一声巨大的喷嚏声,涂着红色指甲油的手一抖,险些将手机丢了。

 

        她瞪了坐在一旁的蓝景仪一眼,美好的心情被打破后,又继续低头按键盘。

        纱纱:『滚!不要! 』

 

        哼的一声,她将手机直接甩进挂在桌子旁的书包内,后背靠向椅背,双手环胸翘起了二郎腿,直盯着黑板继续发呆。

        发呆的时间没持续很久,因为蓝景仪一直往她的这个方向看。终于在十分钟后,她受不了作势要戳对方眼睛,那人才乖乖的移开视线。

        然后君纱华就好死不死的往右边看了过去。

 

        WTF!

        大小姐旁边那片纸墙是怎? ? ? ?

        为什么窗外还站了个学长?

 

        于是基于「有福同享、有难同当、有狗粮一起瞎」的想法,君纱华戳了戳她前方的宁婴婴,指向了蓝愿跟金凌那边,「唉,婴婴,妳瞧。」

        「!!!!」转过头的宁婴婴双眼发亮,像是发现了猎物的狩猎者一般。

        「天啊天啊纱纱… …!」宁婴婴不停地用手掌拍着她的桌子,用亢奋的气音跟让她转过身看这美妙画面的人叫道。

        「太可爱了!」前方「春心荡漾」的少女被喂了满满的狗粮,还甘之如饴。

        我是不是不应该叫她… …?见宁婴婴兴奋的捂住心口,一副要气喘发作的模样,君纱华不禁这么想。

 

        「哇啊啊啊啊… …!」本来安分了5分钟的宁婴婴又突然猛然拍起君纱华的桌子,左手像是怕自己叫得太过火,轻轻的掩在唇上。

        「?」君纱华微微倾身,随着宁婴婴的视线看向窗外… …

 

        杨一玄跟明帆。

        两位学长正在中庭现场表演深情对望。

 

        尛? !君纱华很想喷一口凌霄血解解心中烦闷,但更想要做的是抄家伙去揍杨一玄一顿。

        啧,恶心,辣眼睛。

 

        宁婴婴很想拿起手机拍照,但无奈现在是上课时间,她不能这么做。

        到口的粮食跑了,桑心QuQ

 

 

--------------

 

 

【云深高中的某一天】

 

明帆:「宁学妹… …我、我喜欢妳!请妳跟我在一起!」

宁婴婴:「学长学长,可是我比较喜欢你跟杨学长在一起////」

 

明帆:「… …」

明帆:「MD杨一玄!你给老子过来!!!!」

 

宁婴婴:「呼呼呼呼… …杨明… …我支持杨x明… …」

 

被《春山恨》跟《冰秋吟》带坏的婴婴。

 

 

 --------------  --------------  --------------

 

关于文中那个无聊的课,是本人对于某科老师的怨念。他讲课真的是… …只有他自己听得懂,而且会自嗨(?),让人止不住想做别的事啊! (盯着班上睡了三分之二的同学)【不良示范请勿模仿】

嗯你问其他三分之一?喔,我可以告诉你们我左前方的大佬在画他们的毕制动画分镜、我左边的朋友在滑手机、而我自己也在底下画图咳咳咳… … 【不良示范请勿模仿】

 

【爆料】而且他才爬了三层楼就可以喘5分多钟(他还很年轻),前半节课就是在等他进教室然后喘息╰(〒皿〒)╯

我相信你们感受到我满满的怨念了(つд⊂)

 

关于颜色,是网上查的,大约就是这样吧↓↓↓



评论(2)
热度(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