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就是要不停的开坑
然后,再找个时间慢慢填坑… …

高三党,出没不定。
想到什么CP就产什么的随意人类。
长年沉溺在冷坑,越冷的cp就产的越有动力。

不食忘羡、曦澄,其他看心情。

沉迷拉郎、性转无法自拔。
最擅长挖坑给自己跳。

真的不是大大跟太太 (´Д⊂ヽ
嫌雩字太麻烦并且不介意的话可以叫我严严、阿严、严儿(?)… …反正就严字随你发挥(ㆁωㆁ*)

【眠鸢ABO】1~50

❈ 非典型ABO,双A向

❈ 正常试着让大部分的人都存活

❈ 大约就是个江枫眠与虞紫鸢强制存活,某眠成了妻奴、某鸢成了傲娇的欢脱故事

❈ 外加江枫眠没喜欢过藏色散人,早就在夜猎中对虞紫鸢产生情愫前提

❈ 魏长泽、藏色散人夫妻与莫玄羽依然花式领便当

❈ 且看我的大型OOC现场

❈ 顺道看我将渣反的某直男强制拉进魔道

❈ ↑这样应该知道舅舅的cp是谁了吧#

❈ 脏话如山注意、大家都很爱喷茶注意

❈ 在加一条凑十嘿嘿嘿(ゝ∀・)

 

 

Alpha →乾元

Beta →和仪

Omega →坤泽

 

OK?

Let's go!→→→

 

 --------------  --------------  --------------

 

 

1.

        虞紫鸢作为一位乾元,对于自己的大小还是很有信心的。

        至少在新婚之夜看见她夫君的凶器前是如此的。

 

 

2.

        世人总道莲花坞的少宗主江枫眠是位坤泽,虞紫鸢也不例外。

        想当初她在自己分化为乾元之后,开心的在房内跑跑跳跳,还在途中被她那没敲门就进了她闺房的大哥看见了。见了妹妹如此疯癫,他差点跑去请医生。

        被见到了如此丢人的一面,下场就是虞大哥被脸皮薄如面纱的虞紫鸢提着紫电追了一个下午。

 

        在虞紫鸢分化没多久后,云梦江氏前来眉山提亲。她父亲虞宗主本来准备了长篇大论的说词,要来说服他那倔犟的女儿。不料一个词都还没说上,虞紫鸢就想也不想的答应的这桩婚事。

 

        原因很简单,她老早就在几年前的夜猎喜欢上江枫眠了。

        乾元配坤泽,何乐而不为?

 

        只可惜虞三小姐的如意算盘打错了。

 

 

3.

        所以这是怎么回事?

        女乾元的大小通常与男和仪差不多,而男坤泽又比男和仪通常来的小… …

        “我一个女乾元应该没这么窝囊吧… …”看着江枫眠的凶器,虞紫鸢不禁开始怀疑自我。

 

        不对,这不是还有一种可能吗? !

 

        “你… …你、你是乾元?!”被压在江枫眠身下的虞紫鸢瞪大了双眼,丝毫没注意自己的处境十分危险。

        “三娘子… …阿鸢,不知道?”对方眨了眨眼睛,模样像是一只无辜的幼犬。

        见身下的人还未从震惊中回过神来,江枫眠又道:“江某以为虞三小姐知道了。”

        语毕,正当虞紫鸢以为他要收手时… …

 

        呵呵,对方又开始了动作。

 

        “妈的禽兽。”某位新娘子边用指甲抓着新郎官的背,边如此骂道。

 

 

4.

        有句话怎么说来着?

        喔。

        夜还长着很呢。

 

        虞紫鸢:“长你妈逼。”

 


5.

        成婚后约莫半年,虞紫鸢被把脉把出了有三个月的身孕。

        金珠与银珠为她们的小姐感到十分高兴。

        远在眉山的虞宗主与其宗主夫人喷了茶。

 

        听说江宗主七天没进卧房,被他夫人用紫电抽进书房睡了。

 

 

6.

        虞紫鸢觉得自从嫁进江家后,她不仅赔了这副乾元身子,还折了两名心腹。

 

 

7.

        虞紫鸢害喜的特别厉害。某次午饭时江枫眠还在处理宗务,就要她今天一个人先用着。

        不料才刚闻到那饭菜味,虞紫鸢就不行了。随后压着恶心吃了几口,便要金珠将东西拿下去,不吃了。顺道又下令不许告诉江枫眠这事儿。

        于是金珠乖乖的将饭菜收拾收拾,送回了厨房。银珠扶着她回床上歇着。

 

        一刻钟后金珠回到了房间,站在了银珠一旁守着。

        又过了不久,江枫眠便快步赶来。进门第一句话便是“阿鸢妳怎么又没吃饭了?”

        “……”虞紫鸢看向嫌疑犯。

 

        嫌疑犯一号金珠正看着窗外吹口哨。

 


8.莫名敏感词汇




9.

        七个月后,云梦江氏多了位小小姐。名唤江厌离。

        还与兰陵金氏的小公子定了娃娃亲。


 

10.

        江厌离四岁时,虞紫鸢又有了。

        江宗主又久违的被紫电抽到书房睡了。



11.

        江家又多了个小团子,唤江澄。

 

 

12.

        某日,江枫眠与虞紫鸢看着在树阴下玩耍的姊弟二人,不禁开口,笑道:“总觉得阿离以后会是坤泽,阿澄会是乾元呢。”

        一旁的虞紫鸢抿了口茶,正想依照惯例开口反驳… …

 

        ……好像就是他讲的那样,无法反驳!

 

 

13.

        这故事告诉我们不要乱立flag。

 

 

14.

        在江澄八岁,江厌离十二岁时,江枫眠从外面带回了个男孩子。

        魏婴。

        江枫眠故友之子。

 

        虞紫鸢对他的第一印象不是很好,因为他的到来,江澄送走了他自己的小奶狗,哭了大半个晚上。

        她翻了个白眼,将儿子丢给了江枫眠安慰,自己回房洗洗睡了。


 

15.

        好在那两小伙子很快的就好了起来,冰释前嫌,闹在了一快。

        除去这两孩子实在太皮,老做一些偷鸡摸狗的事儿… …不对魏婴不敢摸狗。

 

        虞紫鸢常因为这两小子闹出的事,跑去跟江枫眠抱怨,免不了参杂几句「藏色那家伙怎么就留下了这个麻烦!」

        通常这时候江枫眠就只是笑笑的拦过她安抚几句。

 

 

16.

        他不会说自己看见了她第一次见到魏婴时其实也红了眼眶。

        因为不管事隔多久… …

 

        他都还是很怕他娘子的紫电。

 

 

17.

        江厌离已过及笄,这意味着分化即将来临。

        那一晚,江厌离独自待在了偏远的落院中。

        隔日,担心了一整夜的江氏夫妻双双喷茶。

 

        ----江厌离分化成了乾元。

 

 

18.

        江澄神色复杂的看着自己的阿姊。

        魏婴欲言又止的盯着自己的师姊。

 

 

19.

        虞紫鸢在女儿分化过后终于想起了那遗忘已久的娃娃亲,便找上了金夫人。

        没想到金夫人说出了更劲爆的消息----金子轩分化成了坤泽。

 

        两位夫人面面相觑。

        这是要成亲还是不成亲?!

 

 

20.

        虞紫鸢叹了口气,说了句随缘吧便回了莲花坞。

 

        虽说如此,她在四年后知道了江枫眠擅自取消金、江两家联姻之后,还是拿出了紫电将人抽了一顿。

        但对于江宗主来说,最可怖的是七天不准进房… …

 

 

21.

        时光荏苒,轮到魏婴分化了。

        收到消息时虞紫鸢正在案前喝茶看书。

 

        嗯?乾元?

        她不意外。于是继续看书喝茶。

 

 

22.

        云梦江氏将两位小祖宗送去了姑苏蓝氏学习,江枫眠表示很快乐,因为他这样只需要支走最好骗的江厌离一人就可以… …

 

        “江枫眠你这衣冠禽兽!!!!”

 

 

23.

        听说魏婴在云深不知处闹事了,虞紫鸢翻了个白眼,将黏在自己身上的狗皮药膏丢去了云深不知处,顺道要江枫眠捎上一些好吃的带给江澄。

        江枫眠应允,御着灵剑走了。

 

 

24.

        虞紫鸢快乐的睡了个久违安静的午觉,醒后才去校场查看的弟子们的修练进度。

        江厌离前来校场告知她要去接江枫眠与魏婴二人,虞紫鸢不顾女儿反对要银珠跟着她一同前往。

 

 

25.

        “小兔崽子,又惹了什么祸?!”虞紫鸢用力的扒开了一回来就飞扑自己的魏婴。江枫眠在一旁安抚她,江厌离掩嘴笑着,倒是一向最皮的魏婴摸了摸鼻子,默不吭声。

        于是虞紫鸢将人全部赶去了饭厅喝莲藕排骨汤。


 

26.

        入夜,虞紫鸢在房中喝酒,江枫眠沐浴过后拿出了一支簪子放在她面前。

        她哼哼一笑:“又干嘛?”

        “我与金宗主谈好了,子轩与阿离的婚事… …金江两家的联姻咱们取消了… …”

 

        “碰”的一声,房门被关上了,堂堂的江宗主正跪在门外… …

 

        “阿鸢… …妳拿紫电抽我怎样都好但就是不要让我不进房间啊… …!”

        “滚!!!!”

 

 

27.

        隔日虞紫鸢前去安慰江厌离,不出她所料那小妮子又是笑着说没关系。

        没关系个毛线球儿,当老娘没感觉到妳的气场低落吗?

 

        于是虞紫鸢立马收拾东西将女儿拐回了娘家散心。

 

 

28.

        虞紫鸢这一行没跟江枫眠事先报备,只给他留了口信。

        她才不管江枫眠怎么想咧呵呵。

 

 

29.

        待这对母女归家后,等着虞紫鸢的是一份大礼… …

 

        据知情人士透漏虞夫人三日没下床。

        金珠银珠表示她们绝对绝对绝对不是江宗主的共犯。

 

 

30.

        江澄求学归来,据说那天他还顺便把假溺死的魏婴捞上了船。

 

        “怎么还上来?有本事就待在水里啊。”虞夫人对眼前湿答答的少年骂到。而后又转身关心儿子这一年来的经历,有没有吃饱穿暖。

        江澄欲哭无泪,在心中想道:“怎么可能吃的饱,蓝家可怕的药膳… …”

        见儿子的脸抽蓄了一下,虞紫鸢道:“… …阿离炖了莲藕排骨汤,你快去喝吧。”

 

 

31.

        束发之年。这次换江澄要分化了。

        这天虞紫鸢依然正在喝茶看书,顺便让本来对她毛手毛脚的江枫眠跪好算盘不准起来。

        不料金珠来传话,说是江澄分化成了坤泽。

 

        虞夫人华丽丽的喷了茶,湿了面前的书卷。

        江宗主身子一歪,因为算盘压到筋而惨叫了一声。

 

 

32.

        饭厅的气氛有点沉闷。因为大家都认为是乾元的人分化成了坤泽。

        江氏五口就江澄一人是坤泽。

 

        江枫眠不知道该怎么安慰儿子,于是选择了闭嘴,起身帮他倒了杯茶。

        虞紫鸢本来就不会安慰人,所以也选择了闭嘴,默默的帮他盛了碗汤。

        江厌离怕弄巧成拙,步上了父母的后路,顺便为心情低落的弟弟夹菜。

        魏婴知道现在说啥都没用,于是难得安分的坐在一旁,伸手拍了拍他。

 

        江澄将脸埋在掌心,不想面对,他只想静静。

 

        别问他静静是谁。

 

 

33.

        看江澄那副要死不活的模样,于是虞紫鸢又带了另一只心情低落的孩子回娘家散心。

        这次她有提前通知江枫眠。

 

        但还是免不了的腰疼了。

 

 

34.

        有家仆不太理解为何虞夫人只要一回娘家,再回莲花坞后,就会三天不见人影。

 

        虞紫鸢:“呵呵,别问,你会怕。”

 

 

35.

        自从江澄分化后,江枫眠跟虞紫鸢在他情讯的那段时间都采用了多方面的保护。

        就连魏婴也会被江枫眠请去离江澄最远的旮旯画圈圈。

 

        于是江澄的情汛期间都在江氏夫妇的“过度保护下”过活。两个当爹娘的人防别人家的乾元公子乾元仙子、防自家的乾元魏婴。

        就是没想到自家的白菜最后竟然会被百战峰上最肥大的一头猪给拱了!

 

        到那时,虞紫鸢差点想跟江澄要回紫电抽坏对方的乘鸾。

 

 

36.

        百家清谈会,魏婴的战绩挤进了前四甲。

        江澄归家后不太开心,虞紫鸢为他做了点吃食。期间江枫眠路过亭子时摸了摸江澄的头,夸了几句后又赶去处理宗务了。

 

 

37.

       “温狗真是越来越张狂了!”虞紫鸢在把江澄与魏婴送去教化司后气呼呼地祭出紫电,砸烂了三棵无辜的柳树。

        江枫眠在一旁等她发泄完,才上前抱人。不顾他家夫人大喊着“放开我!!!!”,指使着下人收拾一下残局,便带着虞紫鸢离开了。

 

        家仆甲:“……”

        家仆乙:“……”

        家仆丙:“… …”

 

        眼睛有点疼。

 

 

38.

        江澄赶了回来,身旁有一位从未见过的白衣青年。但虞紫鸢没管那么多,因为她听到了江澄说的那些话了。

        魏婴出事了。

        赶去救人的路上虞紫鸢一边咒骂着温家,一边御剑。也在一旁御剑的江枫眠难得沉着脸,面色严肃。

 

 

39.

        看见魏婴跟一位蓝家弟子衣衫不整的窝在一起时,虞紫鸢第一个想法是拿紫电把两人抽开。但幸好江枫眠在一旁制止了她。

        将人带回江家后,那厮发烧了好几天。

        虞紫鸢不知道第几次把江澄拎回房间,要他好好照顾自己,说他那好发小有人在照顾了。江澄不依,虞紫鸢作势要拿紫电抽人时他才乖乖地躺回了床上。

        就在她要离开回房时,处里好事情的江枫眠才过来查看江澄的状况。最后两人答应了江澄,一同去看了趟魏婴。

 

        “有啥好看,不就睡着吗?”虞紫鸢挑眉,“等他醒来我便要臭骂他一顿,你别拦着。”

        “这... ...”

        “你拦了就一个月别想进房!”

        “好我不拦我不拦。”

 

        为了幸(性)福出卖养子的江枫眠。

        魏长泽:“呵呵。”

 

 

40.

        魏婴醒了。

        虞紫鸢如愿以偿的臭骂了他一顿。

        江枫眠如约没拦着。

 

        为了他的幸(性)福。

 

 

41.

        听到温家放话说屠戮玄武是他们温家二少温晁斩杀的,虞紫鸢又气的抽坏了一棵柳树。

        至于为何这次只有一棵,那是因为江澄在一旁拦着他母亲荼毒无辜生灵。

        江枫眠赶到时摸了摸江澄的头,表示儿子做得好,便又把虞紫鸢抬走了。

 

        “……”事后江澄约半天都呈现这个状态。

        “怎么了?”身旁的那人问他。

        “没,想起一些事,眼睛疼… …”

 

 

42.

        听到江澄说配剑还在温家手里,江枫眠就三天两头往那里跑,想要要回那两孩子的配剑。

        这一回,因为昨夜床笫之事又被大骂一顿的江枫眠告别了盛怒中的夫人,御剑飞往了岐山温氏… …

 

 

43.

        温家那王灵娇找了上门,虞紫鸢嗤笑了一声,教训了她一顿,却不料化丹手温逐流也在这附近。见那疯婆娘放出了好几个信号弹,她心道不妙,训了魏婴几句,抱了抱江澄,便将那两人用紫电捆在船上,送出了莲花坞。

 

        要打便打!

 

 

44.

        江枫眠在遇见江澄、魏婴二人后,赶回了莲花坞。只叹长途奔波江枫眠已是强弩之末,过不久就被押至大堂,看见了倒在血泊中的虞紫鸢… …

 

        他不太清楚之后发生了什么事,只知道看见了一抹白色的身影闯进,大杀四方。

 

 

45.

        “鸢… …阿鸢… …”江枫眠睁开了双眼,看着不太孰悉的地方,起了身。

        他未被温逐流化去金丹,但身上的伤依然存在,轻轻一动便刺痛着他。抬眼,只见一名白衣青年走进房内,手中拿着一碗汤药。

        “喝下。”那青年生得什好,但就是人冷若冰霜,还带着几丝杀肃之气。

        “多谢公子相救… …”江枫眠愣愣的将碗接过,又道:“敢问公子是否有看见我家夫人?”

        “她在千草峰。”青年抱胸倚在墙边,想了想,又补上一句:“千草峰离这里有点远,等你伤好了再去见她。”

 

 

46.

        经过了一翻你问我答,江枫眠才知道自己已昏睡了三日,还有这里是苍穹山派百战峰、他家夫人在千草峰、伤势如何… …等,问题。

        他望向那青年----柳清歌,离开的身影,不禁思索自己那儿子是何时认识这位修为高强的公子的。

 

 

47.

        那位柳公子已离开三日,期间江枫眠由原本在千草峰与金珠共同照料虞紫鸢的银珠照顾。

        银珠每日都会从百战峰跑去千草峰查看虞紫鸢一次,并且回来禀报江枫眠对方的状况。这日银珠带回来了好消息,说是虞紫鸢的状况稳定了,再过几日应该就能醒来。

 

        “太好了… …”

 

 

48.

        又过了两日,虞紫鸢果真醒来了。伤好了差不多的江枫眠跟着银珠来到了千草峰。在那迎接两人的是一名青衣青年,脸上挂着浅笑,温柔款款。同时他也是一直照顾着虞紫鸢的医师。

        见到救回了自己妻子一命的青年,江枫眠连道感谢,只差没跪下。

 

        为何没跪?

        因为木清芳拦住人了啊。

 

 

49.

        床前明月光… …不是,江到枫眠走床前,被化去金丹的虞紫鸢还很是虚弱,但已经能张口怼人了。

        江枫眠坐在床边,让她别担心江澄,因为五日前柳清歌已信誓旦旦的说自己会去找江澄,并且确认他的安危。虞紫鸢不可置信的眨了眨眼,对于他讲的话半信半疑。

        其实一开始江枫眠与双珠对于柳清歌的发言也感到震惊与怀疑,但在看到那白衣青年不容置疑的态度后… …

 

        好吧,相信他吧。

        毕竟身为父母的二人重伤,双珠两人没她们主子严重,却也伤的不轻,只能将希望寄于他身上了… …

 

 

50.

        三日后,柳清歌归来了。

        位于千草峰的房间内氛围沉闷,柳清歌垂着头说道:“抱歉,没能将人平安带回来。”

 

        金珠:“… …”

        银珠:“… …”

        虞紫鸢:“… …”

        江枫眠:“… …”

        木清芳:“… …”

        岳清源:“… …”

 

        江澄:“… …”

        江澄:“柳清歌,放我下来。”

 


 -------------- -------------- --------------

 

后面不知道啥时才会码出来 _(:3」ㄥ)_


评论(14)
热度(2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