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就是要不停的开坑
然后,再找个时间慢慢填坑… …

高三党,出没不定。
想到什么CP就产什么的随意人类。
长年沉溺在冷坑,越冷的cp就产的越有动力。

不食忘羡、曦澄,其他看心情。

沉迷拉郎、性转无法自拔。
最擅长挖坑给自己跳。

真的不是大大跟太太 (´Д⊂ヽ
嫌雩字太麻烦并且不介意的话可以叫我严严、阿严、严儿(?)… …反正就严字随你发挥(ㆁωㆁ*)

【桑仪】言定哀荒

❈ 标题取名废

❈ 剧情无能,打到最后都不知道自己在打什么了#

❈七夕快乐!

❈ 我爱桑仪,真的

 

  --------------  --------------  --------------

 

 

        蓝景仪曾说过他很讨厌说谎之人,他应允。


        “你不是说过再也不对我撒谎了吗?”蓝景仪手里紧紧攒着一样东西,指尖因过度用力而显得苍白。

        “你不也说过在我面前一定会卸去所有伪装吗?”泪珠在眼眶打转着,那身穿白衣、头带抹额的少年身子抖了抖,伸手去将自己脸上的泪珠抹去,像是不想被人发现他的懦弱一样。

        在这一翻咬牙切齿的质问后,蓝景仪面前的人还是没有要回答他意思,仅是闭着双眼、抿着双唇,没透露出一丝情绪。

 

        真要聂怀桑讲,他是真的很想上前将那正在啜泣的少年拥入怀中,与他道声“对不起”没错。

        但他做不到。

        他没资格。

 

        因为誓言是他定的,同时也是他自己亲手撕毁的。

 

        “混蛋!骗子!”生于蓝家、长于蓝家,在四千多条(而且还在略为增长的)家规的淫威下,蓝景仪的骂人功力并不高超,且略显拙劣。而到底他既不是江澄也不是金凌,骂起人来当然也完全与盛气凌人、咄咄逼人沾不上边。

        在口中骂出那两个词后,他将右手中的东西高高举起,似要狠狠摔下,但又在最高处停了下来,摇摆不定。洁白的手瑟瑟发抖,但眼前的人却依然毫无动作,与几息之前一样闭着双眼、抿着双唇,面庞毫无血色。

        “骗子… …”斗大的泪珠滑过脸颊、滑过下颔,最终滴在房内的地板上。

        蓝景仪抬起头,不想去看那个人,但在动作之后又被满房的白布刺伤了双眼。那个他现在不想面对也不愿面对的颜色。

        是啊,白布。原本他熟悉的聂怀桑的房间,几乎被白布所覆盖。

 

        蓝家校服几乎一身白,而头上戴着意义为“约束自我”的抹额。这被公认为“最好看的校服”却被魏无羡戏称为“披麻带孝”。

        如今蓝景仪也跟“披麻带孝”差不多了,他从未这么怨恨憎恶白色。那人勾起自嘲的笑,昔日那位开朗的少年不复存在。

 

        或许,是跟着聂宗主一起走了吧。

        ……或着说,聂前宗主。

 

        蓝景仪垂下眼帘,如扇般的睫毛在洁白脸蛋上打了一片阴影。少年本就俊美,如今却再也无心上人的赞赏,俊又如何?美又何如?没半点用处,徒生伤人的眷念。

        他将左手伸向身后,恰好捉住了抹额的一端,用力一扯,粗暴的动作拉掉了抹额也拉散了几搓青丝。他没去花费心思理会乱掉的头发,哪怕现在蓝启仁冲进来大骂他有失雅正得去倒立抄三遍家规,也无法阻止他在最后与聂怀桑告别。

 

        在属于聂怀桑的故事尽头,主人翁将化作天地的一部份;而他不仅丧失了心上人,还得继续带着仅剩一半的心独留世间。

        执子之手?作梦。

        与子偕老?可笑。

 

        空留妄语之人。

 

        多想将抹额直接丢入棺内,最好是砸在那人脸上。但蓝家的礼仪与本身的疼惜,在潜意识中约束着自己不该这样做,于是蓝景仪只好右手继续握着那块舍不得丢的东西,一边以左手为辅将抹额折叠整齐,上前,放下。

        哪怕两人昨夜缠绵缱绻,行了周公之礼、云雨之事,他照样好几次因蓝家刻在骨子里的作息习惯,比聂怀桑早了几个时辰醒来。所以此番静望聂怀桑,并非初次之举。

 

        但这将会是最后一次。

 

        伸出手再一次刻画他的面庞,假哭、装懦弱、正经、愠怒… …他希望自己是世上知晓聂怀桑这么多感情的人。

 

        的确是如此。

 

        他做出了这一生最后一次的亲吻,留下自己的抹额,便离开了这他后半生再也未曾踏进的房间。

        他的右手已经微微发麻,指尖毫无血色。

        不是舍不得丢,是舍不得与你最后的牵绊。

 

        告别了曾经居住的清河聂氏,御剑飞回了熟悉的云深不知处。

        蓝景仪犯了不可疾行的家规,快步回到了自己原本的房间。没想到反手关门后一抬眼就看见了放置于桌案上的骨扇,心中一阵悸动,将已经丧失知觉的右手张开,那里躺着一个… …

 

        ____兽头纹的… …

 

 --------------  --------------  -------------- 


其实我也不知道是什么 ¯\_(ツ)_/¯

表揍我,拜托(´・ω・`)


评论(26)
热度(50)